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秦俊杰 | 臨時烏托邦

他是一個創作者,有著新鮮的、 發現的眼睛, 眼中反射出一小片生活的真實。每一分真實,都具備了演化為故事的可能。在復雜而瞬息萬變的世界里,他掌握了表演,用于捕捉剎那便會煙消云散的烏托邦。

秦俊杰 | 臨時烏托邦

秦俊杰

秦俊杰用“圍城”形容橫店,他已在這里待了三年。“工作會摧毀你對一個地方的好印象。”第一次踏足橫店,他年齡還小,看似復雜的影視基地,構造極其簡單。他將其設想成一個村莊,有一條公路,一個兼賣零食的飯館,一間睡覺的小旅社,一家雜貨店,剩下的是散落各處的大小房子,時而穿過小村的河流,以及大片空地。

“沒演男一號的時候,覺得橫店很好玩,經常拍兩天會歇一天,歇的時候就約小伙伴一起玩,吃飯、打游戲,或者唱歌、爬山,有各種各樣的活動。”開始挑大梁后,他發現全變了,天不擦亮就化妝,回房間倒頭就睡,沒有一點空閑時間。“橫店不好玩了”,但他長大了。

秦俊杰 | 臨時烏托邦

秦俊杰

聽雪樓主 一場美學歸復

上一次在橫店殺青,是去年7 月22 日。天已經熱起來,風隱匿無形,偶爾貼地掃來一陣熱浪,卷起干燥的塵土。《聽雪樓》有四分之一的打戲,這對他來說,遠不如炎熱的天氣。

“在室外拍,曬到后面喘不過氣了,衣服一層層裹著你,開始呼吸困難,特別難受,沒有什么能讓我累成這樣。”

秦俊杰飾演蕭憶情,“聽雪樓”樓主,武林人譽為“人中之龍”。其武功高強,心思縝密,性格古怪,是個病嬌的貴公子。他的妝容幾無血色,導演對表情盯得很嚴,大部分時間里,他要喜怒不形于色。“追求一種古典的、武俠的意境,有時我演著演著忘了,要靠導演在監視器后提醒。”

初進組的前20 天不太順,他拍每部戲都有這樣一個過程。萬事開頭難,真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他稱這個過程為冷啟動。“前面的14 天,可能背詞都很困難,打磕巴、遺忘,口不對心,到第二十天的時候,忽然就開了,大段的詞一兩分鐘背完。你就知道,自己已經適應了。”秦俊杰有一個特質,永遠能在劇組處好人緣,“我有點兒自來熟”。但他又不刻意。有人喜歡先招呼大家吃火鍋,他喜歡直接說事,上來先對戲,彼此熟稔了,再開開玩笑,慢慢地熟了。“冷啟動”的那幾天,他不跟不熟的人約飯。“不熟偏要吃飯,聊有的沒的,多尷尬?我也不會。”

劇中的建筑、服飾、道具,均以素色為主,水墨畫風,中式寫意。明度和飽和度降到最低,色彩偏肅殺冷峻。秦俊杰身上的幾套服裝,質地輕重相濟,絲和紗飄逸,綢與緞厚重,兩相對比,有出塵、入世遙相呼應的意味。為了追求對稱、平衡的構圖,演員有不少遠景鏡頭,反復拍攝。

“這是我吊威亞最多的戲了,打得也很飄逸,哪怕他正常走路,也是用滑的方式,很仙。”他可以自己穿威亞,老手們都知道,勒得越緊越舒服,松了容易受傷。戲中他和舒靖容二人交鋒的一場戲拍了一周,共有2000 多個鏡頭。一招一式,行云流水,還有一分陰陽平衡、乾坤相應。開機前他看了原著,對于武功的描寫,滄月極少從正面表述,更多的是側面烘托。他反復咀嚼著文字:只見兩人在黑夜里交手,身形飄忽如鬼魅,青色的刀光和緋色的劍光在江面穿行,所到之處,雪白的蘆葦紛飛而起,仿佛下了一場漫天大雪。美是很美,可閉上眼睛,卻無法想象兩大高手如何過招。

最多的一次,他連拍了三小時打戲,覺得自己到極限了就跟導演說,幾個人輪換著拍,有女演員當場拍哭過。秦俊杰動作快、身姿好,拍打戲也快,“但我跳舞就沒有那么協調”,他想起來:“中戲形體課的時候,我記得也快,可身上沒有那份美感。一上課,看同學都跳得挺好。”

秦俊杰 | 臨時烏托邦

秦俊杰

九零一代的新中戲人

回憶起中戲,他想起了很多人。在劇組他認識很多新朋友,最知根知底的人,還是當年的老同學。“一直活躍在銀幕上的人太忙了,想湊一塊很難,要聚就是回北京聚。”在影視基地里,見到的同學沒有那么多。“這個行業并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干,我們每年考生有多少,北漂有多少,最后能有戲拍的有幾個?真沒幾個。”偶爾聚聚會,大家不聊這個,“難得見面,這么扎心的事,就別聊了”。說的都是開心的日子,那時常去校.外的餐廳吃飯,大幾屆的人喜歡錦繡餐廳,老板娘大姐愛站在柜臺后面聊天,每次有新人去吃飯她就指著照片介紹:“我們家的水煮魚啊,劉燁、章子怡讀書那會兒天天來吃!”

到秦俊杰這一撥,喜歡去細園私家廚房,炒平菇、糖醋排骨是他常點的。平菇裹一層面糊,下鍋軟炸,外酥里嫩,蘸椒鹽吃起來帶點麻味;排骨的湯泡飯也很好吃。就餐環境很特別,房子挑高不高,但是做出穹頂瀝粉貼金,點綴著橘色的燈光,很溫馨。“豆沙餡的江南春卷,八塊錢;四川米粉,五塊錢。現在餐廳都不在了,搬到別處了,但它是我們當時的食堂。”

也是在那段時間,他開始接觸文藝片。也坦率承認,一開始是不懂欣賞的。“開始沒耐心,看一會兒就想,算了改天再看。因為那時候心沒靜下來,年紀小,根本看不進去。后來也不知什么時候,具體哪一天或者什么事,某一天突然翻出來了,靜下心來看完一遍發現魅力所在,就喜歡上了。”

秦俊杰 | 臨時烏托邦

秦俊杰

他大量觀摩外國電影,《莫扎特傳》《理查二世》《教父》看了三四十遍。那時候也想過,等自己畢了業,一定要演文藝片、演大電影,現在他管這個時期叫“各”。“人總會有一個時期,覺得自己要當一個藝術家,我要怎么著,總會有那么特別各的時候。其實真的沒必要,要演各種作品類型才有經歷,才有積累。”

今年是他第一年春節沒回家,在車墩影視基地拍《衡山醫院》。父母來劇組探班,跟他待了幾天,過年那天,全組辦了個小春晚,有主持人,有各個部門的人報名演出,小品、跳舞、唱歌都有。快到夜里十二點的時候,大家開始在群里搶紅包,“第一次這么過春節,也挺好玩的”。

這是一部以民國為背景的諜戰劇,故事有很強的空間感,劇組比對了很多老上海資料,搭了一間教會醫院。秦俊杰既興奮、又惶恐:“這么小的一個空間,很容易把戲演死了,不是這個病房,就是那個辦公室,要不幾個走廊來回拍。但是小空間里節奏感、危機感更強,這個環境我真是喜歡又害怕。”

和秦俊杰搭戲較多的是中戲大師哥涂松巖,或許是校友間的默契,讓他們找到一種喜劇的突破式表演。兩人總是不約而同,想調整的戲、想改的部分,都在一個節點上。“每次我找他,他都說:‘哎,正好我也想跟你說這個來著。’”秦俊杰把這部戲劃作一個成長點,“我之前的很多戲,包括《天下長安》中的李世民,都是以一種孩子氣的樣子去演一個帝王。這次是正兒八經去演一個成年人,演我弟弟的都比我小了10 歲。”

拍完這部戲,他休息了將近一個月。之前每天起早貪黑,化妝都能睡著,兩個化妝師一個托著他的頭,另一個給化。晚上回到房間,喝點小酒抓緊睡。現在不開工能一天睡14 個小時。

“我身上應該有一部分豬的潛質。”他開玩笑。每天打游戲、看電影,像度過了一個暑假:“還是初中升高中這種,沒有作業的暑假,脫胎換骨!”

秦俊杰 | 臨時烏托邦

秦俊杰

Q&A:

劇組里已經有比你小的演員,有危機感嗎?

秦俊杰:肯定會多多少少有一點危機感,尤其是看他們演得還不錯的時候,就會想當年我在他們這個年齡的時候,我還傻不楞登的。但這次比較高興的是,自己在創作方面,做出了某一種突破。

畢業后經歷過遞簡歷、跑組的人生階段嗎?

秦俊杰:我想跑,但我也不知道劇組在哪兒。不是我沒有這個需求,我也跟好多同學一樣,在家饑餓著,沒飯吃(沒戲拍)。有那么一段時間,一直是經紀人幫我處理這件事。

回過頭來想,你渴望有那樣的特殊經歷嗎?

秦俊杰:我不渴望,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因為我不太會這些東西,我喜歡一上來就跟人聊正事。跑組你多多少少得拉近人際關系,干點這那的,摻雜很多工作以外的事,這不是我的強項,所以我不太想這樣。

中戲畢業的學生,會在拍戲過程中常想起老師教的理論知識嗎?

秦俊杰:老師教的可能都在我骨子里面了,看你怎么用。我是先在外面拍過戲,然后再進學校的,所以我特能分清楚片場要的是什么,或者老師教的什么東西是我在劇組能用到的。學校教得更多的是舞臺劇,但我能更快地捕捉到哪部分是影視劇所需要的,然后吸收到自己身上。

那時候起床出晨功困難嗎?

秦俊杰:讀書的時候經常晚上沒睡夠,白天上課就打磕睡。早上出完晨功,回去還能再睡一小時,午休也回去睡。我現在是這樣的,在拍戲現場精力很旺盛,回了房間就蔫,而且這旺盛必須是建立在我睡好的前提下。

你們這一代人,是看著網絡新武俠長大的嗎?

秦俊杰:我第一本看的是《誅仙》,才上小學五年級,當時還沒連載完呢,后來演了《誅仙》是一次圓夢。之后看唐家三少的《善良的死神》,很多作家都愛看,貓膩、天蠶土豆、我吃西紅柿,都會買來看。當時看這些,一個是喜歡,一個是養成了習慣,現在每天睡前都要看15 分鐘書。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辽宁11选5 河北快三 黑龙江22选5 最快捷的足球即时赔率 江苏快3|规则 四川金7乐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查询 新疆11选5 24小时新浪体育台 比分网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