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唯自由、堅持和喜歡,為他們的滑行永久續航

李文金、胡近晨、魏征、沈續磊都不算是滑板圈最年輕的一波滑手,他們常用“年紀大了”自嘲,也已經從自己最瘋狂的時代畢業。目睹了原來的同伴漸漸歸于按部就班的生活,身處滑板從被誤解為“壞孩子的玩具”到正式進入大眾視野的大勢,觀察著熱度為行業帶來更好的氛圍也帶來野蠻生長的隱患。唯自由、堅持和喜歡,能為他們的滑行永久續航。

唯自由、堅持和喜歡,為他們的滑行永久續航

李文金(Vincent)

李文金(Vincent)

北京職業滑手社會滑板和Fugrip 主理人

它不是壞孩子的玩具

“我在高中時通過同學接觸到滑板,那時在東單體育場正好有一場滑板比賽邀請了美國職業選手,就覺得這個運動特別自由,特別自我,一下就‘中毒’了。小時候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被滑板公司贊助,出國比賽、去拍攝視頻,只是想努努力,有機會能把自己的愛好變成職業。有段時間也過得很茫然,以前在滑板店打過工,也去公司上過班,但后來還是想不通,又開始滑。那時自己也二十好幾了,收入不穩定,家人覺得你在胡鬧,真的很難,但還是在繼續拍更多滑板視頻,參加更多比賽,積極去認識更多朋友。到13、14 年開始有滑板公司和我簽約,第一次拿到滑板公司給我的工資,包括第一次滑板比賽有成績,感受到堅持會有結果,覺得自己很走運,沒有白白努力。

現在滑板也進入奧運會了,2020 年東京奧運會就會有滑板項目,所以現在全國各地都在蓋場地,成立極限協會,這個運動也被更多人認可了,整個行業的氛圍也挺好。但我覺得要多去做滑板文化的普及,讓新的小孩兒們了解什么是滑板,這里面曾經發生了什么故事,別像一些運動項目只有魔鬼訓練,那樣出來的動作我覺得會很丑,沒有風格。可能剛滑的時候如果我看到的是這種狀態,我就不會喜歡這個運動了。我覺得它并不是很多人想的‘壞孩子的玩具’,相反是一種自由的修行,是它讓我并沒有在上學上班后直接成為那種缺乏鍛煉的中年人,而是選擇了自己喜歡的事兒一直堅持了下去。”

唯自由、堅持和喜歡,為他們的滑行永久續航

胡近晨(蘿卜)

胡近晨(蘿卜)

北京 職業滑手

身邊每一個還在堅持的哥們兒 都是我的偶像

“現在……我也算是職業滑手吧,體能和力量與前些年的自己不一樣了,以前摔跤也不疼,現在摔一跤可疼了!所以想的就是能多滑一天是一天。除了滑板,我也沒有別的工作,之前也試著找一個固定的單位去上班,但是發現自己不是那塊料,坐不了辦公室,還是喜歡在外邊兒。所有玩滑板的人都知道,一個動作不是一兩天就能練會的,做成了一個新動作你肯定心里是高興的,但是你怎么能讓自己一直高興,就是把這個動作練到最熟,就得要每天反復去做,所以我覺得這個運動挺鍛煉人意志力的。

我開始接觸滑板是初二,第一次踩上滑板之后,我就決定這東西我放不下,如果能放下早放下了。因為中途身邊也有很多朋友,都是玩兒一段時間之后,就停下來了,加上家里的反對,該去找份正經工作去養活自己,但是對我來說,這個事情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而且我覺得滑板不是一個只屬于年輕人的東西,你多大都可以玩兒,只要你喜歡,國外還有五十多、六十多、七十多的人都在滑呢。所有玩兒滑板的人也都會遇到一個‘尷尬期’,就是你玩了一段時間后會練不成動作,會很煩,這個時候就是要不要繼續這件事上做選擇了。我遭遇‘尷尬期’的那段時間就在家待著,打打游戲,讓自己別去想。但突然有一天哪個哥們給你打個電話,你還是會想念一幫哥們在路上在街上玩兒的時光,最終你還是會回到這個事情里,所以身邊每一個還在堅持的哥們兒都是我的偶像。”

唯自由、堅持和喜歡,為他們的滑行永久續航

魏征

魏征

北京 自由滑手

現在我更多把它看做是生活調劑品

“以前我吃飯什么都不管,現在會更注意多吃蔬菜,注意點營養搭配,讓自己的身體處在一個好的狀態。有的動作可能要求你腰有勁兒,腿有勁兒,所以除了滑板本身,我也會做腹肌輪之類的訓練。其實玩滑板這件事開銷也挺大的,我之前上過班,為了能繼續玩這個,也想過成為職業滑手,也想過拿它當必需品,但是又擔心它一旦成為工作性質就變了,現在更多把它看做是生活調劑品。我偶爾有個什么小教學,也能掙點兒錢,不多,但是我對物質沒什么太高要求,覺得能高高興興活著就挺好的。我以前的同學朋友大多都過得特別穩定,所以我們現在能在一塊兒交流的機會也少。

現在身邊的朋友幾乎都是后來滑板認識的,平時除了各自想分享的新鮮事,我們還是聊滑板多,會交流一下你想練什么動作,我想練什么動作。有的時候倆人可能都不會一個動作,就打賭說賭一頓飯,我要先做出這個,你請我吃一頓飯。現在我在場地里滑的比較多,畢竟和小時候不一樣了,遇到在街上有人圍著看什么的,我也這么大了……現在滑板進奧運會了,在我看來它從一個街頭文化變成了一個潮流文化。能看見之前好久不玩兒的人,可能覺得遇見商機了,又削尖腦袋回來玩兒。但我的想法是我自己玩兒好了就行,當然跟滑板相關的工作也會去接觸,但一旦有了利益關系,可能和身邊的朋友的關系就不一樣或者更容易發生矛盾什么的,所以這種事我會特別謹慎。”

唯自由、堅持和喜歡,為他們的滑行永久續航

沈續磊

沈續磊

滁州(現居北京)職業滑手 兼打理服飾品牌( 1990)

他說如果你能每天跳1000 個Ollie(海豚跳) 跳滿一年,我就贊助你。

“我在我們家排行老二,朋友們叫我‘二’。16 歲的時候有天我出去玩,晚上跟幾個朋友路過市中心,看到一群人在玩滑板,就被吸引了,第二天我就還去那個地方看他們玩,第三天也是,連續看了好幾天。剛開始看他們穿得挺另類的,挺帥的,也不好意思搭話。后來就下定決心,找家里要了500 塊錢買了一套初學套板,就去找他們。他們也不理我,不愿意教我,覺得我是小孩兒,還要我去買水。當時我脾氣特別暴,他們叫我買水我就罵他們,甚至還打他們。后來我就和一群同輩的男生一起在馬路上滑,每天放學就去練,差不多滑到凌晨兩點才回家,那群人中的滑板店老板看我挺認真的,就開始教我,教我一些基本功。

我剛能滑行滑很穩的時候,滑板店老板給我布置了一個任務,說如果你能每天跳1000 個Ollie(海豚跳)跳滿一年,我就贊助你。結果一年下來我就真的跳滿了,那時每天要練超過八、九個小時,特別拼,但就是真的喜歡。我之前也放棄過,因為我玩到最后,身邊沒什么人了,大家都去做別的事情了,一個人滑也很沒勁,我就生扛,后來實在扛不住就離開家鄉去杭州了,在杭州滑了7 年。那是我的轉折點,是我進步最快的時候。我以前玩了滑板會比較興奮,通宵熬夜,每次起床都下午四五點,現在晚上11 點之前就會睡覺,早上七八點起床,睜開眼睛先煮一杯咖啡,吃個三明治,工作上班,結束之后就去滑板。我是2015 年來的北京,現在我沒有以前那么瘋狂,也得想辦法賺錢,要過上好日子。”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时时彩任选3稳赚技巧 河南福彩22选5弟134期预测号 500万娱乐平台 竞彩计算器 重庆时时彩五星1胆公式 7码默认版块 江苏时时走势图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360 老虎机网址 葡京 通比牛牛怎么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