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麻煩等一下,請問是哪一臺機器在拍我?”在視頻采訪正式開始前,張雨綺小姐突然舉起了手,“我想給到這臺機器最好的狀態。”拍攝中斷了一小會兒,攝影機稍事調整,這個面容姣好的女人才坐下來,侃侃而談。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張雨綺

1月的上海落起了冷雨,窗外露臺正對著東方明珠塔和黃浦江水,很美,也很濕寒。已經拍了一天封面硬照,我們終于可以坐下來聊聊。現場數十人都松弛了些,張雨綺卻仍直挺著背,坐在椅子三分之一處,沒靠著椅背,以免弄皺長裙,看得出她仍繃著一口氣。找到主機位后,她說想看看畫面合適不。同事見她凍了一天,拿過來一雙厚實的毛拖鞋,說反正攝影機拍不到,高跟鞋穿著太冷,換雙鞋暖暖腳,她拒絕了。

2006年,張雨綺憑借周星馳導演的電影《長江七號》出道,飾演溫婉知性的女老師。若干年下來,她拍攝了數十部影視劇作品,拿到了數個電影獎項。她以“女明星”和“演員”的公共身份示人——這兩重身份有所重合,可當然也完全不同。

已經很難說得清了,哪個身份對她更重要,又更能準確地定義她。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張雨綺

我不想扮演你們想象的那種女人

幾年前,張雨綺在自己的微博上首曬龍鳳胎的照片,言語間透露著初為人母的幸福和驕傲。從女演員到母親,這是命運賜給每個女人的蛻變,張雨綺也開始花費大量的時間陪伴兩個孩子的成長。

直至2018年初,孩子稍微獨立了些,張雨綺決心復出。她接了數部電影和一些綜藝工作,外界急速的市場變化讓她困惑,“太多的事情都太不專業了,我覺得事情不是這樣做的。”

張雨綺出道在香港,尚未成名時,周星馳導演請她喝紅酒,倒了兩種紅酒,讓她選哪個更好喝。一款很甜,一款則口感復雜,她選了后者。導演點了點頭,“那你可以當大明星了。”因為口感復雜的那一款很是名貴,甜的則是平價貨,“其實甜的那一款更好喝。”

那時她尚未褪去少女的稚氣,胡亂穿一身衣服,穿個拖鞋就出街了,獨自走在香港街頭買雪糕吃。沒幾個小時,公司的電話就打來了,嚴肅警告她再不能如此,“你是要符合公眾對你的期待的,你穿拖鞋,你在街上吃雪糕,你都會被拍,你會上八卦新聞。”除了這種具體到細節的要求,還要求她“做一個好人”,反復提醒,公司里每一個人都會給新演員灌輸“藝德”的重要性,這句話被她“聽到了人生里面”。

幾年后,張雨綺與周星馳解約,決定來內地發展。但當周星馳遭遇外界質疑時,張雨綺果斷站出來,表示了她對伯樂的支持。

在北京,這個山東女郎跟很多同齡女孩一樣,成了“北漂”,獨自闖蕩江湖。“我只是喜歡演戲,當時覺得鏡頭前出現的感覺很不錯,至于明星,至于走紅,至于闖出一片自己的江湖,這種事兒我沒想過,我只想讓我的生活完美。”

這也就解釋了她為什么對鏡頭如此敏感,她會注意畫面的美感,別讓細碎的小物件入鏡,分散了鏡頭的注意力。室外偶爾有雜音,她停下交談,以免后期導演不好剪輯,“往往差一點,就差很多,從來都是這樣的,所以我不要妥協,一丁點兒都不要。即使你已經對這個世界毫不妥協了,結果還是會差一些。”見現場忙亂著調整攝影機,張雨綺有點兒不好意思了,解釋起了自己為何如此嚴苛。

即使如此,十余年的表演經歷,仍讓她感到遺憾,“我至今幾乎沒有演到過我特別特別滿意的角色。” 這讓我感到意外,“一個都沒有嗎?”“一個都沒有。”

《長江七號》中她扮演了清純、善良的袁老師,《美人魚》中,扮演冷血蛇蝎的美女若蘭,《妖貓傳》中,張雨綺扮演了被妖貓附體的春琴,擁有出眾的妝容,魔性的神情,完成了四重靈魂與身份的轉換……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張雨綺

氣場全開,活出自己,掌握自己人生的這些角色都與張雨綺的某一部分公眾形象重合,符合大家對她的期待,她卻遺憾不足夠深刻。

她想演一個《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那樣的女性角色,什么都留不住她,愛情不行,婚姻不行,承諾不行,徹底地為自己活著。她愛死了這部劇,也為至今沒得到過這種的角色遺憾,是那種會深夜與朋友喝酒不哭不快憋得難受的遺憾,“我與幾個很厲害的作家朋友聊,我還說他們呢,這種角色你們怎么就寫不出來呢?”這個女人的語氣帶著撒嬌式的委屈,“我在電影里扮演的,只是你們想象中的那一些人。”這句話很清醒,也很殘酷,她直接說了出來。

我于是打斷她,告訴她有一個角色是不同的,我很喜歡,因為角色里有罕見的脆弱感——《妖貓傳》里的春琴,一個被妖貓的金幣誘惑,又被薄情寡性的丈夫欺騙背叛,失了性命的女人。面對妖貓的殺戮,丈夫選擇了逃跑時反鎖房門,為求自保不給她一絲逃生機會。她臨死前眼角只掉了一滴淚,說“地底好冷啊”。令人心碎的準確表演。

這種脆弱感她幾乎不曾流露過,我卻相信存在于她內心的某一片陰云中,畢竟她是從來無法忍受獨自吃飯、自認“毫無安全感”的女人。

張雨綺聽了這些話有些開心,難得的沒有一段話洋洋灑灑同時講好幾件事,興之所至講到哪兒是哪兒,而是完整地分享起了她拍攝《妖貓傳》時的經歷——因為故事發生在唐代,女性演員需要化濃重的仕女式的白底妝,不止是面部和脖頸,而是全身。化妝需要三四個小時,卸妝也需要至少一小時。

結束卸妝后,一臉盆的水都是濃湯白。拍攝強度極大,有一天夜里,終于卸完,看著鏡中的自己,她突然認不出這是誰,與“自己”,與“張雨綺”有什么關系,在幾秒鐘的恍惚里,她甚至想不起“張雨綺”是誰,與現在鏡前的人有任何關聯。

“我覺得特別害怕你知道嗎,那種感覺太可怕了,也太爽了。”那一刻,她感到巨大的迷失,繼而是恐懼。最后,她為這種迷失戰栗不已——這正是她做了十余年演員苦苦追求的那一刻:與角色融為一體,卻殘忍地失去自己。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張雨綺

非常熱烈,非常松弛

鏡頭之外的生活,張雨綺卻足夠熱烈松弛。她的個人愛好始終充滿了挑戰和未知:熱愛拳擊,潛水,跳傘,考到了飛機駕駛執照和潛水執照。

因為打拳打太累,張雨綺與她的閨蜜商量結束后吃什么,被教練不顧情面地惡狠狠處罰接著練。不同的是,看得出她是真的沉浸其中,很是享受,連被教練訓都覺得好玩。

聊起她令人記憶深刻的事,張雨綺的同事,密友,都會不約而同地說,“喝咖啡。”她太愛喝咖啡了,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灌一大杯咖啡下去。為了這個愛好,她收集了全世界各個產區的咖啡品種,做給朋友喝。像大多數北方女人一樣,她不忌口,愛吃肉,愛吃串串,也喝酒,直到公司不得不強制要求她斷碳水化合物減肥。

拍攝當天的間隙,她張羅著大家喝奶茶,吃水果,喝高糖分的酒,晚餐又興高采烈點了一大桌菜,第一個要求上的是炸雞,然后是需要油炸的天婦羅,讓見多了藝人對飲食可怕的克制力、對她自稱愛吃將信將疑的我們終于相信,她說的是真的了。

她喜歡吃蟹,配著黃酒喝。黃酒后勁足,有一次喝完,她渾身發軟,失去力氣。大多數時候,她酒品不錯,即使醉了,也只是“滿屋子上躥下跳的,跟個特別開心的小孩一樣,讓人心軟”,一位她的密友這樣告訴我,微醺的張雨綺會變成天使。

一次與同事去國外出差,來到歐洲一個小眾國家。結束工作后,張雨綺想給全團隊放假,她來付酒店和機票錢,放大家去周邊國家玩。因為之前出差辛勞,同事全部拒絕了,說要回國睡覺。那一次他們幾乎吵起來,她對此很不解,“我說人生有那么多時間,最后都要睡在棺材里,還不夠睡嗎?對吧?”

張雨綺也好奇過“返璞歸真”的生活是什么樣的,偶爾渴望回歸樸素生活,可是沒辦法,她沒忍住,剛剛又網購下單了兩個水晶的亮閃閃的筆筒。

我跟她聊到近期對一位知名影后的采訪,那位影后因為個人生活的戲劇性遠高于她的作品而感到困擾,“這個問題會引起她對自己的信心、對自己整個生活的消極感受,但這種戲劇性的生活對一個女演員又特別重要。”

張雨綺聽完沉默了會兒,“我特別喜歡她,也特別理解她所說的是什么。”

公眾熱衷娛樂圈新聞,是喜歡其中的正能量故事嗎?不止如此,甚至可以說,絕非如此。而恰恰是其中激烈的,變幻的,浮華的,甚至漂浮著心碎的部分,才是故事最吸引人的一章。故事外的人隔岸觀火,戲中人卻只能冷暖自知。

張雨綺習慣于這樣的生活:“做演員需要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不是外界任何人可以給你的,是依靠不停地創造才能得到的。也許呢,你在別人面前還很強大,強大到無法戰勝,脆弱的內心只能留給自己,都是有可能的,對嗎?”張雨綺說。

這段話深刻到不太像一位女明星能講得出來的,可也只有女明星才能講出來。

“真的有一天我成為演員的時候,才明白,這個過程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需要一個極度正常的生活來平衡這個點,創造力其實就是讓你覺得你是一個正常人,但你可能有無限的能量。”

張雨綺以此解釋她為什么如此熱烈地沉浸在瑣碎的日常生活里,堅持自己,不愿意妥協,并為此由衷地感到幸福。“我特別珍惜我自己,所以我真的沒有不惜一切。”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張雨綺

給自己的安全感

“你是一個有安全感的人嗎?”

“完全沒有。”

張雨綺非常堅定地搖頭。

怎么會呢?

她錄制了太空真人秀節目《挑戰吧!太空》,擔任“003生活保障崗”,需要照顧團隊的食宿,連洗澡幾分鐘,用了多少水都要管。她會站洗漱間門口,催著嘉賓出來,說沒沖掉洗發露沒關系啊,毛巾擦擦也行。

節目里,所有嘉賓需要吃肥軟得有點惡心的大麥蟲,接受20小時剝奪睡眠測試,一日三餐都被限制,穿著數十斤宇航服來完成各種任務,24小時全天監控,有人覺得太辛苦,張雨綺卻樂在其中,覺得“玩得挺爽的啊”。

在生活里,她是朋友之間的“靠山”會經常組織大家一起吃火鍋。

在家庭里,她睡前給孩子們講故事。

在多重親密中,張雨綺都承擔著“照顧者”的角色,事業有成,熱度不減,這樣的女性,為什么會覺得毫無安全感呢?

張雨綺 | 一個女人的江湖

張雨綺

張雨綺說,她并不是科班出身,拍戲全憑直覺和天賦。近年來,她擔心仰賴天賦走不遠,開始自學,看電影表演專業類的書,讀了一陣,覺得“不懂”,這些方法論不在她的體系之中。

張雨綺表演能總結出的方法不多,其中一條是,拍戲前,先在現場走三圈。熟悉了這個環境后,“我覺得這個場子是我的了。”她需要掌控感,“性格大大咧咧,我覺得這是一個假象。”

安全感來自何處?名利和人生的進階并不能給她充足的安全感。

張雨綺說,她需要每一年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Aha- moment( 頓悟時刻)”,“ 我需要認知比上一個階段更好的自己,沒有更充足的營養進來,沒有一個讓我‘哇’的感覺,我會很不開心,就會非常非常的焦慮。”

這種焦慮仍在持續地撕扯她,她愿意為打敗過去的自己不斷嘗試,甚至突破極限。“我不怕嘗試新的、別人不敢輕易嘗試的,我自己想嘗試最重要。我的人生只有一次,我為什么要在意別人的點評呢?做就要做到最好,至于別人怎么看你,那是他們的事兒,我最想討好自己。”

其實你早已經成了江湖霸主,我們的張雨綺小姐,在你讓人暈眩又令人敬佩的生活之中。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如何更新赚钱宝固件版本 psv什么游戏好玩 AG夏日营地开奖官网 体彩排3聪明6码遗漏 世界飞镖比赛规则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捕鱼来了什么炮好使 关东煮大厨破解版下载 2014年上证指数预测图 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