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與潮流漸行漸遠的傳統文化 似乎又回來了

當故宮玩起彩妝、咖啡店,當昆曲被做成搖滾樂,當傳統工筆畫為當紅明星留下氣質別具的肖像照,那些與時代、與潮流漸行漸遠的傳統文化,似乎又回到了我們身邊。

我們都會被《如懿傳》中精美的服化道所震撼,卻不可能穿著那樣的服飾走上街頭;馬蹄踏在石板路上的聲音清脆誘人,我們卻再也不可能依靠馬車出行;毛筆字雋秀文雅,卻不再是我們的主流書寫工具。

有些告別,似乎不可避免。

可是,當故宮玩起彩妝、咖啡店,當昆曲被做成搖滾樂,當傳統工筆畫為當紅明星留下氣質別具的肖像照,那些與時代、與潮流漸行漸遠的傳統文化,似乎又回到了我們身邊。

不再是白發蒼蒼的老者如泣如訴地呼吁,不再是飽含惋惜與無奈的“堅守”,年輕人們歡欣雀躍把它們推向舞臺中央。我們帶領你走進傳統文化的各個角落,探聽時代洪流中傳統與當代的甜蜜碰撞,了解當下時髦的文化傳承者們在做些什么。

與潮流漸行漸遠的傳統文化 似乎又回來了

田沁鑫 國家話劇院副院長 國家一級導演

田沁鑫——悠然自得的大國文化

中國是一個有五千年文化歷史背景的一個特殊意義上的亞洲國家,作為這個國家的公民,我覺得是一種幸運,中國的燦爛文明,培養我成為一個自信的人。我的文化自覺,是我對五千年文明的好奇,有探尋的覺知,由于覺知,才感受到它的美好。

中華文明走到今天,從盤古開天地到唐宋元明清,中國古代每一個朝代、每一段歷史我都感興趣。但是,認識歷史的能力,由于年代的久遠而模糊,在現代人看來,確實有語言上的繁復艱澀,在傳承的過程中會有年代的斑駁感和陌生感。

說到戲劇,我想把我對歷史的尊重、對文化的探尋與傳承,傳遞給更多人。回望中國戲劇史,可以看到從先秦的優到漢百戲、從唐參軍到宋金院本、從元雜劇到六百年前的昆曲至二百年前的京劇。中國戲劇藝術融合儒家“中和之美”、道家“超脫之虛”、楚騷文化“夸飾之奇”、禪宗“意境之說”,將中國文化義理與中國藝術審美相結合。

我們怎么能夠良好地傳承?需要通過中國傳統藝術給我們的滋養,在今天中國的戲劇舞臺上,憑借現代工程化的舞臺技術,幫助我們傳遞對中國文化的這份熱愛與感受,給今天更多的年輕觀眾明確審美方向,確立審美體驗,傳承中國文化,建構中國思想。

如何在當今時代,用現代手段傳承我們的藝術、翻譯我們的藝術,用更美好的辦法來翻譯我們的古代,翻譯我們的人學、文學、戲劇。“傳承”兩個字不是簡單照搬的博物館藝術,而是需要傳遞和承接,承接就是發揚光大、繼往開來。

比如中國茶藝的傳承。我記得是2000 年,我爺爺送了我一個茶壺,還送了兩包茶葉:梨山茶和高山云霧。我用爺爺給我的那個茶壺喝茶時,身邊的很多朋友覺得好奇—這位怎么像個老人一樣在喝茶呢?

喝了十八年茶,在我喝到第八年的時候,就好像上升了一個檔次,我能品出茶葉的味道和層次了,同時,也看到了十八年來中國茶藝的變化。一些現代茶壺用具,從傳統中找到新的開拓手段與手法,讓現代人對傳統有了親近感。而茶葉灌制的飲品,也在全國各大超市開始普及起來。這同樣是傳統的現代傳承。

除此之外,故宮博物院一些創意產品的研發,也是復古基礎上的創新。我辦公室里面就掛著《千里江山圖》的仿制品。還有《千里江山圖》的雨傘、朝珠耳機、復古的本子……這些就是走在當下的傳統,比比皆是。還有各類文化古鎮,比如烏鎮,古韻景致、小橋流水,外面看像是宋明徽式建筑,里面會用現代的方式來做酒店,美觀舒適,這個古鎮與戲劇結緣,產生了烏鎮戲劇節,熱愛戲劇的年輕人與世界藝術家們在領略戲劇的同時,融進中國傳統建筑的審美中,這些都是在現代化的進程中復古而創新的精彩典范。

我導演的話劇《青蛇》,考慮如何讓六百年民間傳說“白蛇傳”的故事惠濟當下。我與德國舞臺美術設計師、英國燈光設計師—這些歐洲的藝術家與中國國家話劇院合作,一起來觀察在中國家喻戶曉、流傳至廣的這部民間傳說故事。為了讓觀眾看到這部劇中人佛妖三界的審美新意,我們在舞臺上創新了一個煙雨西湖的環境構成。用建筑結構的方式在舞臺上構成了一個水城,在舞臺上出現了蘊含水霧氣質的環境。

從兩位蛇妖出世,到法海與許仙之間的糾纏,再到水漫金山,直到最后雷峰塔倒、白蛇轉世為人,人佛妖三界,都在煙雨彌漫的那個環境構成中演繹故事。話劇《青蛇》演出之后,一票難求。

原因就是文學本身,民間文學的力量,經過歷朝歷代知識分子來改造的《白蛇傳》本身的文學生命力。同時,我們對于現代戲劇審美構成和古老傳說的成功對接,這個結合還是很漂亮的。

李敖先生的小說《北京法源寺》,改編話劇之后,也是一票難求。演出期間,李敖先生病逝。這種生死之間就是歷史,這種改編和改變之間就是傳承。

北京牛街附近的北京法源寺,在唐朝叫憫忠寺。

是由李世民征高麗時為死難將士修建,武則天時期完成工程。清雍正皇帝更名法源寺。

我們在舞臺上運用寺廟院落的復制,構成晚清時期北京法源寺內,廟堂高聳、眾生喧嘩的人間戲場。

在這樣的舞臺寺廟里,各色人等議論著國家大事,討論著國家的出路,這是晚清一段歷史。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為首的維新派和守舊派之間的沖突,劇情截取戊戌變法在十天之內變故的故事。觀眾看戲之后能感受到,無論是晚清核心政治家,還是名士知識分子,抑或民間人士,這三股勢力都在盡其所能,挽救國家、尋找出路,都是愛國的。只不過利益集團的立場不同,但是無一例外,都在積極尋找困境中的這一場國家突圍。

所以,觀眾在看這個戲的時候,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產生一種富有力量的感受。同時我們的舞美又非常簡潔,利用了法源寺這個寺廟的結構構成。值得說道的是我們還用了一些立桿話筒,讓這些角色都有發言的一席之地,觀眾在看戲的時候,沒有人對這些話筒提出疑義,我們的演員就非常自然地站在話筒跟前,發出“晚清之聲”,產生很好的戲劇效果。

其間,慈禧太后作為最高統治者,她可以站向話筒去發言。恭親王也可以發言。李鴻章、榮祿等領導職位的歷史人物,都用話筒發言,這個戲提供給晚清政治家們發言的機會。慈禧太后和康有為,歷史資料沒有記載二人見過面,戲劇可以讓他們各守著一個話筒,完成之間的對話。這種善意的假定,用現代手段處理,觀眾沒有提出異議,反而拉近了觀眾和舞臺的距離,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戲劇本身是一個現在進行時。是由舞臺構成和場下觀眾的共振來獲取快感。

多媒體的制作和燈光的結合、舞臺上下的雨和舞臺上瞬間鋪陳的地毯,都是投影打出來的效果。舞臺上前后關系的構成、寺廟和宮殿還有會館,這些環境構成都是由多媒體的瞬間變化來構成環境,觀眾對晚清寺廟、宮殿、會館,體驗感很強。

我關注真正熱愛傳統、同時真正熱愛現代生活,并把兩者完美結合并誠意呈現的藝術家。

歷史的有趣,在于不是現在發生時,發現歷史和現代呈現之間的距離就是美感本身。我想知道武則天時期,六祖慧能大師第一本禪宗本土化經書在中國的反應,我想看到李漁的作品《閑情偶記》在舞臺上演出,我有這份好奇心,想看到王陽明,會面蘇東坡,我有興趣、我想創造,也想通過創造,分享給大家。

作為中國人,離不開中國文化精神,這是我們民族引以為傲的資本。運用中國五千年來的美術精神、音樂精神、文學精神和戲劇精神,我們能夠自信地有力量地展現。

傳承五千年文明,是怎樣的一種中國精神,那是一種悠然自得的、東方大國的氣象和文化精髓。

與潮流漸行漸遠的傳統文化 似乎又回來了

孫郡

孫郡:找到傳統美學的那口氣

美院出身,被稱為“攝影詩人”的孫郡是中國時尚界近十年來無法被忽視的名字。最頂尖的雜志、最一流的明星,無不與他有過深入合作。用現代的攝影技術呈現傳統中國的美好, 由他引領的新文人畫攝影風格,風靡至今。

以現代的手法觸摸傳統美學

孫郡的少年時光,在紹興那座枕水江南的文化古城度過。

十三四歲進入美院附中,再考進中國美院,少年孫郡,做什么都要和別人不一樣,少年天才的精英氣性留存至今。對這樣的人來說,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比名利財富更有價值。

憑借影像藝術上天賦異稟的表達力,孫郡早早獲得了屬于自己的行業話語權。在時尚圈一舉成名,形成辨識度鮮明的自我風格后,孫郡開始在攝影與自己從少年時代便積累起的傳統文化造詣之間搭建橋梁。

當年驚艷業界的《茶經》,是孫郡在傳統文化演繹上的牛刀小試。他融合建筑與時裝的中國氣質,展現古代中國女子采茶、撿茶、烹茶過程中的心境與氣韻,第一次將中國傳統美學神韻以現代攝影的方式表達出來。

令更多人真正注意到“孫郡風格”的,是他連續三年與《時尚芭莎》在周年大刊上創作的“東方美學復興系列”。他以現代時裝大片的風格,將自己對傳統中國繪畫意境的理解、國畫技法、人物韻味與時尚元素完整結合。這是他在傳統東方美學探索過程中的階段性成果,無形中為他后期建立文人畫攝影體系打下基礎。

同期的“百花系列”中,孫郡選取一百種中國傳統花卉與一百個不同性格氣韻的青年人物,等待花開最好時節,將中國傳統植物傳遞的自然氛圍與人物之間的共性融合呈現,尋找植物與人的中國氣息。

在被揀選中揀選

過去兩年,孫郡幾乎拒絕了所有合作邀請,埋頭專注于一個“大制作”。這是一組與故宮聯合制作的系列圖集,以北京故宮與蘇州園林兩地建筑為藍本,還原呈現明清時期的南北建筑文化、器物、服飾、生活美學上的細節與差異。

孫郡以武俠人凝練秘籍的心態創造這組作品:他用了一年時間構圖,進入園林與宮殿,根據四時風景變幻,挑選合宜景致,以最自然的形式,呈現花木枝葉山水建筑本來的樣子。憑借拍攝百花系列時對植物習性的了解,往往在冬天樹木凋零時,已選好枝葉入畫的姿態,來年花開正好時前去取景,竟分毫不差。或是想拍園林雪景,可巧蘇州就能來一場豪雪。多年不曾合作的化妝師,機緣巧合間聊起彼此近況,對方竟從三四年前就已愛上并開始研究古代妝發,孫郡就此找到本次拍攝不二之選的化妝師。甚至保護建筑的拍攝申請,也總是非常順利批準……

種種巧合,令孫郡感嘆:“是上天在揀選我做這樣一件事。”

這令他更加審慎對待鏡頭下的世界。這組作品,從服裝工藝到人物妝發神態,沒有一樣肯隨意俯就。拍攝所用的一切器物道具,更是出自故宮,或為蘇州園林藏品。他不肯偷懶選擇最被世人熟知的角度入畫,張張圖都要最動人心。也許是深宮院落某個偏殿外的一棵小樹,或是窗欞下一對不被注意的太湖石。角角落落,但求合宜、得體。

最難的,還是那一口氣。

要花開最好的時節,要楓林最綽約之神姿,要等到積雪與宮殿最美的融合,一處都不肯湊合。“我想找到傳統文化那口氣。不是頂著文化復興的名頭移花接木,而是真正深入到最真實最本源的中國古代生活中,還原被忽略遺忘的美。要揀選,要等待,要挑剔到骨子里,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急功近利。”這組作品已拍攝兩年多,仍未面世,因為“還在等一場故宮的雪”。

“當這些與傳統文化的拍攝,驚人離奇的順利契合以及不可思議的和諧時,我意識到,有些東西也許是上天在冥冥中借我的手要呈現給世人,湮沒的舊時中國的美好,傳統美學絲縷不絕的生命力。我沒有那么強的先天使命感,可是,生命起承轉合,各種浪涌把我推到這里。我想,我是那些被揀選的人中間的一個,有些需要承擔的、需要傳遞的,我會堅持做下去。”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娱乐乐翻天节目策划 mg花花公子那关爆大奖 重庆时时提前3分钟开奖 天马彩票合法吗 pk10技巧 金堂乐翻天好玩吗 11选5任选1稳赚 奇妙pk10软件哪里下载 时时彩后二稳赚大底 pk10冠军选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