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中國科幻不只有劉慈欣!從剛剛公布候選名單的星云獎說起

隨著劉慈欣、郝景芳先后在世界科幻文學最高獎——雨果獎先后得獎和入圍,中國的科幻寫作也逐漸進入世界視野。日前,第七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組委會公布了入圍名單,我們和星云獎總策劃董仁威聊了聊。
中國科幻不只有劉慈欣!從剛剛公布候選名單的星云獎說起

憑借小說《三體》,劉慈欣成為了第一個獲得世界科幻文學最高獎——雨果獎的華語科幻作家;而這只是開始,不久前,年輕的科幻小說作家郝景芳憑借《北京折疊》又獲雨果獎提名;北京師范大學2015年招收了中國首個科幻文學博士生……這一系列的利好消息,似乎都標志著中國的科幻文學漸漸進入了國際視野,大眾目光。而在科幻小說的世界,不能不提的是已經舉辦了七屆的星云獎,很多科幻小說作者,都是通過這個獎項,開始走進公眾視野。

7月6日,第七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組委會公布了本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的入圍名單。界面文化采訪了第七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的總策劃、華語科幻星云獎的主要創始人之一丶科幻科普作家董仁威,在這樣一個總覽一年以來華語科幻作品的獎項評選中,華語科幻呈現了一種怎樣的面貌?中國科幻的繁榮是否正在到來?

中國科幻不只有劉慈欣!從剛剛公布候選名單的星云獎說起

劉慈欣獲第六屆華語科幻星云獎最高成就獎(中為劉慈欣,右二為董仁威)

“入圍長篇作品有三部達中國頂級水平”

界面:這次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入圍的科幻作品,整體上有什么特點?

董仁威:總體上看,這屆星云獎入圍的長篇小說的質量特別高,有三部都達到了中國現在的頂級水平,甚至達到了國際水平,這三部是王晉康的《天父地母》、江波的《銀河之心III逐影追光》、何夕的《天年》。韓松如果不是因為其他原因退出了,他的《醫院》也是達到了頂尖級水平的。上一屆,第六屆的時候我們的金獎是空白的,這一屆長篇小說的金獎不知道評誰。一年之中爆發出四部我們之前很多年才能爆發出的作品,這是我們這屆非常突出的特點。同時中短篇也保持了一個非常高的水平,我們的組委會看得眼花繚亂,不知道選哪一篇好。以前,先后中篇金獎有兩屆是空缺的,那時根本就找不到達到一流水平的東西。這次我們中國科幻文學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集體的爆發。

第二,新銳科幻作家,80后、90后逐漸成為主力作家,像短篇小說入圍作品的作者里面的陳楸帆、江波,中篇小說里面入圍作品作者中的張冉丶寶樹丶顧適,都是80后、90后的新銳科幻作家。這一批新銳科幻作家我們稱之為更新代科幻作家,以江波丶陳楸帆丶寶樹丶夏笳丶郝景芳丶程婧波丶飛氘、梁清散、凌晨丶張冉丶阿缺等十大新銳科幻作家為領軍人物,具有一流水平的青年科幻作家群,有二三十人之巨,而之前以劉慈欣丶韓松丶王晉康丶何夕丶吳巖為領軍人物的新生代科幻作家不過十來個人。而更年青的科幻新秀,不斷涌現,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涌現出來的新秀,這次入圍了五個:王侃瑜、胡紹晏丶索何夫丶念語丶灰狐,都是具有一流水平的作家,還有周敬之丶謝云寧丶康乃馨等一批新秀跟在后面,正在嶄露頭角。此次,還是大學生的網絡著名科幻作家周敬之的長篇科幻小說《星隕》六部曲二次入圍最佳少兒科幻圖書獎,顯示出強大的實力。

界面:目前對于華語科幻來說,是不是處于一個比較繁榮的時期?

董仁威:該說是走到了一個初步繁榮的階段。我們整個新中國的科幻走到1983年形成了一個高潮,出現了包括鄭文光丶童恩正丶葉永烈丶劉興詩丶金濤、王曉達丶魏雅華這些具有一流水平的人物,而且寫了一些世界影響的作品,比如,鄭文光,許多國家都報導了他的作品,各國文學研究生研究他的科幻小說。但是,由于1983年的時候搞反精神污染,政治方面的一些原因把它壓下去了,我們的科幻小說完全沉寂了十年,十年以后,20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又逐漸在興起,到現在為止形成了一個小高潮,幾十個很有希望的新一代的作家出來了,可以說,這批作家的水平比我們1983年的陣容還要強大。

20世紀八十年代,我們中國科幻開始繁榮的時候,大概有幾十個作家,我們現在也只有了幾十個作家,但這幾十個作家他們的作品站在一個更高的水平上,完全可以與一流科幻國家爭鋒,雖然中國科幻作家的作品,從數量和質量上都還難以與美國匹敵,但是,完全可以與科幻比較繁榮的日本丶俄羅斯等國家比肩。不過,還不能說中國科幻的高潮來臨了,但是,中國科幻的熱潮還正在向前推進,新的作家、90后的作家成批地涌現,到處都在搞科幻征文。這次的星云獎頒獎典禮上,我們準備搞一個40多位老中青三代科幻作家,主要是青年科幻作家的集體亮相,讓大家看看中國科幻作家并不是只有劉慈欣一個人,而是有一個比較大的、水平比較高的團隊。

中國科幻不只有劉慈欣!從剛剛公布候選名單的星云獎說起

1980年代科幻作家鄭文光

“科技發達的國家,就一定有科幻文學的繁榮”

界面:中國目前科幻文學興起的因素有哪些?

董仁威:從世界發展來看,科技發達的國家,一定有相應的科幻文學的發展繁榮。美國科技走向最繁榮的階段,它的科幻文學也走向繁榮,日本也如此,前蘇聯科學曾經很發達,它的科幻文學也走向過繁榮。我們中國經歷了科技比較落后的階段,但是改革開放以后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科技的發展一定會導致民族思想的解放,想象力的解放,一定伴隨著科幻小說的發展。所以說隨著我們中國科技逐漸走入世界先進行列,我們的科幻相應地也逐漸走入了世界先進水平,它完全是有規律可循的。

而且,現在我們中國科幻跟美國科幻處的發展階段還不同,因為我們科技的發展正在新興向上發展的階段,新興階段它的活力就特別強,創造力,創新力,想象力特別強。美國科學已經發展到頂峰,新的力量沒有我們中國的強。我們中國科技新興發展的過程中、創新的過程中,會有一個科幻隨之繁榮的階段,它會勝過美國,會相似于以前美國科技出現高峰的50年代、60年代的階段。我們科幻文學的高峰正在到來,還要持續很長時間,一直到中國走向真正的科技強國。

界面:從這屆星云獎入圍作品的題材、主題上看,中國科幻有什么發展趨勢?

董仁威:現在作品的題材已經超越了過去很多常寫的題材,以前常見的題材都是空間的、星空的、外星人,而現在常見的是最新的生命科學成果,有很大一批優秀的作品在探討生命的本質、思維科學的問題,智能機器人代替人類引來的一些社會問題和它的可能性,如果人類改造自己,永遠不會落后,永遠能超過機器人。比如現在最新的精準編碼學說,就是把人的基因改造成新人類,這樣的題材迅速占領了我們科幻很大的一片江山。

界面:你覺得一部好的科幻小說,需要有哪些要素?

董仁威:我認為一部好的科幻小說最重要的是對科學的絢麗的想象,對科學的未來、人類的未來、宇宙的未來,生命的未來的絢麗的想象,它不一定是非常硬的,不一定是非常標準的,只要是跟科學有關的而不是沒有根據、沒有由來的想象,不管是科學的現實還是可能的科學的未來,這是一定要有的。我覺得這是我們科幻文學小說跟一般文學小說不同的地方。一般要講文學是人學,首先要寫好人,科幻小說首先要把科學的想象寫好。我在采訪劉慈欣的時候他說過,他并不關心人,他關心的是科學,他是把科學作為一個主角來寫。

第二,一個好的科幻小說要引人深入地思考,要有一個世界觀的主題,這個我認為和科幻的主題一樣的重要。如果你沒有想清楚你準備表達什么,準備發揚什么,一片混亂的東西拿出來,對大家也是引起一片混亂。第三我認為科幻小說同樣要注重人的描寫,一樣的對人的感情的描寫,不能只是冷冰冰的,其實劉慈欣他雖然講過他不注重人,他筆下人物之間的感情描寫是非常多的,非常生動的。還是要有人物的刻畫、感情的糾葛,才可以吸引讀者很好地讀下去。有了這三點一篇科幻小說可以說就比較成功,也許有不一樣的側重,但是都應該有。

中國科幻不只有劉慈欣!從剛剛公布候選名單的星云獎說起

科幻作家韓松

界面:好的科幻作品是不是需要有一定的社會關注和哲學性?

董仁威:我認為這是必須的。如果沒有社會關注,沒有哲理性的思考,那么科幻小說肯定顯得比較淺薄。這方面最優秀的作家我認為是韓松,韓松的一系列作品,對文明的思考,對社會的思考,那是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所以他的作品非常耐讀。

界面:相比起其他類型的文學,科幻文學吸引人之處是什么?

董仁威:科幻文學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對人類未來、宇宙未來、科學未來的想象,這種想象也是在現實中人類非常想解決的一些問題。比如人類能不能永生,宇宙會不會毀滅,這些問題都是我們現實生活中暫時還不會碰到但是大家隨時在想的問題,讀者需要一個想象、一個答案,不管是怎樣的一個答案。宇宙的前景、人類的前景,我們今后的前景,或者是令人憂慮,或者是令人鼓舞,不管是樂觀還是悲觀,都是很吸引人的東西。

“科幻文學的高潮,必須得有科幻迷、科幻團體的支持”

界面:這屆華語科幻星云獎增設了最佳科幻社團獎,科幻社團在科幻的發展中起到了什么樣的作用?

董仁威:科幻作家最重視的是他的科幻迷,我們這些科幻作家什么都可以不管,但是科幻迷他們是有求必應,像劉慈欣,任何地方科幻迷有什么事情叫他去,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整個社會要興起科幻文學的高潮,必須得有科幻迷、科幻社團人的支持。我們知道有兩個部分,一個是高校的科幻協會,比如說這次入圍的四川大學科幻協會的會員,他們非常的活躍,還有清華大學、北京大學,這三個大學出了很多有名的科幻作家,北大有夏笳、陳楸帆,清華有江波,四川大學有阿缺、何夕。另外一個部分是城市的科幻社團,比如說《我的三體》是科幻愛好者搞的一個非常好的短片,而且不斷地搞下去,搞成了一個團隊,像科幻文匯他們把科幻迷的東西推向市場,我們鼓勵這些團隊。以前我們搞的是最佳科幻迷,我們想兩個部分都要搞,準備一屆搞最佳科幻迷的表彰,一屆搞最佳科幻社團的表彰,把我們科幻發展的基礎搞起來。

界面:從大眾投票來看現在科幻迷比較偏向于什么類型的作品?大眾投票的結果和專家投票的結果有沒有很大差異?

董仁威:原來的區別很大,這次大眾投票主要動員了高校的科幻協會,他們的認識水平,他們的專業水平,都比較高,因此出現了相當一致的現象,有的獎項完全重合,當然一般的大眾對科幻不太了解的是另一回事。我們中國關注于科幻的讀者有很大的群體,比如說劉慈欣的粉絲有上千萬,王晉康幾百萬,一般的新銳科幻作家至少是幾十萬,這樣的隊伍并不小眾,這個隊伍的認識水平、欣賞水平都逐漸提高了,出現了大眾投票和專業投票驚人一致這樣一個很好的趨勢。

“中國科幻寫作跟美國還有很大差距”

界面:作為全球華語科幻獎,有沒有除中國大陸外其他國家地區的作者入圍?

董仁威:有加拿大的一個華語作家,還有臺灣的張系國,他是我們臺灣科幻的領軍人物。每一屆都有,但是說水平,我們這些國內的作家水平非常高,他們很難企及。這次我們專門講了對境外的放寬一些條件,申報的很多但是能入圍的比較少,我們動員、鼓勵境外的華語作家進行創作,我們臺灣有大批的科幻作家,美國、加拿大的作家也很多,但入圍的比較少,只有加拿大的一個還有臺灣的一個入圍,但是沒辦法,評獎水平是最主要的。參加組委會活動的全球都有,組委會邀請了美國、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歐洲、新加坡、港澳臺的科幻作家。

界面:中國的科幻文學在整個世界來看是處于什么樣的水平呢?

董仁威:現在我們跟美國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有一些作家在逼近,比如我們眾所周知的劉慈欣、郝景芳、陳楸帆、夏笳、程婧波、還有飛氘,他們不斷被翻譯到國外,在國外引起了很大的共鳴。這一批人在和美國的水平接近,但是整體上中國優秀的世界級作家從數量、到具體的作品,都還跟美國有差距。還有一個可以跟我們比較的是日本,我現在就在參加日本科幻大會,因為每屆都有日本人來參加我們星云獎的大會,他們覺得我們進步非常快。有一個日本的科幻作家評論家叫立原透耶,他每年都到中國來,對中國非常羨慕,他說你們有這么多熱愛科幻的人,你們現在青年人都開始喜歡科幻,而他們現在參加會議的大都是四十歲以上的人,年輕人不太喜歡科幻了,他們興趣轉移了。日本有中國科幻研究會,我們中國也要成立日本科幻研究會,計劃由上海的日本科幻作品翻譯家丁子承擔任中國日本科幻研究會的會長。所以我認為目前中國、日本處在差不多的水平上,跟美國有一定的差距。這次我們請了美國科幻協會的主席、日本科幻協會的會長,還有2017年世界科幻大會的主席,來參加我們科幻星云獎的頒獎典禮,我們互相學習,向國際水平邁進。

界面:我們的科幻文學比起美國來不足之處在哪里呢?

董仁威:不足之處是,美國的科幻文學,憑借是的是美國的科技,一些思想先進的研究項目,是我們差的比較遠的。我們的科幻作家在思想上還是受到了限制,我們的科幻作品要接近世界水平,那么我們整個科技水平、我們科幻作家的認識,他的眼界、眼光,一定要在科技最前沿,看的多,見的遠。像美國研究的很多非常秘密的東西我們不知道,它就無從想象。我覺得這是一個科技素質、眼光方面的問題。另外一個就是我們的人數太少了,美國一年至少有上千部的科幻作品、科幻小說出來,我們只有一百來部。

中國科幻不只有劉慈欣!從剛剛公布候選名單的星云獎說起

美國著名科幻小說家艾薩克·阿西莫夫

界面:介紹一下我們今年第一次舉辦的科幻電影星云獎吧。

董仁威:上屆劉慈欣得獎的時候,我們就搞了一個科幻電影創意獎。我們想,要把中國科幻推向大眾,一定要把我們科幻文學的優秀作品轉化成科幻電影,走產業化的道路。去年搞的比較成功,今年就決定專門搞科幻電影星云獎,把電影屆熱衷于科幻的人凝聚起來。很多電影屆的人士都認識到,美國科幻電影的昨天就是我們中國科幻電影的今天,美國電影市場占有率中,科幻電影一直高踞百分之三十幾,我們現在只有百分之五,這個市場的前景非常大。我們就在中間搭一個科幻文學和科幻電影之間的平臺,所以搞了首屆科幻電影星云獎。首屆的條件不是非常成熟,因為原來講的《三體》出來不了。但是也并不是沒有好的科幻電影,科幻電影不能只看大片,最近兩年網絡科幻大電影發展非常快,還有動畫大電影,也發展很快。這次我們征集作品以后,推薦了一百四十一部作品,其中里面除了科幻電影比較多一點以外,其他科幻網絡大電影、科幻動畫,都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先把它辦起來再說,沒有金獎我們先評銀獎嘛。同時我們評委有不同的認識,認為《美人魚》這這樣的電影同時也是科幻,很好的科幻,《九層妖塔》也是很好的科幻電影,我們正在看評委的意見,如果這些也可以算科幻電影的話,那是非常優秀的,金獎也是可以出來的。現在還在爭論。

界面:入圍名單公布后,下一步的評選過程是怎么樣的?

董仁威:由清華大學科學社會學的一位權威教授劉兵主持,他是評委會主席,其他的評委會委員都是各行各業的專家,一共九個人,他們將每一個人認真地審讀這些入圍作品,在充分閱讀的基礎上從入圍作品里面選擇金獎和銀獎作品,金獎、銀獎作品最后將在9月11日在北京召開的頒獎典禮上揭曉。

注:第七屆星云獎入圍名單由組委會投票和大眾投票共同決定,組委會成員包括劉慈欣、王晉康、何夕、姚海軍、吳巖等88名專業的科幻作家、科幻理論家、科幻編輯,大眾投票由60名全國高校科幻協會推舉的投票人代表與非組委會委員的世界華人科幻協會會員進行。評選對象是從2015年5月31號到今年6月1號發表的科幻作品。

附:第七屆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入圍名單

最佳長篇小說獎

天父地母 王晉康

銀河之心III逐影追光 江波

天年 何夕

人形武器·白狐 鄭軍

下沉的世界:海默三部曲之二 張系國

最佳中篇小說獎

太陽墜落之時 張冉

我的高考 寶樹

嵌合體 顧適

云霧 王侃瑜

異質紀年 胡紹晏

最佳短篇小說獎

巴鱗 陳楸帆

哪吒 江波

太陽火 凌晨

海洋之歌 陳梓鈞

守夜人 王立銘

最佳原創圖書獎

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劉慈欣科幻評論隨筆集 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

幻想文化與現代中國的文學形象 羊城晚報出版社

中國科幻文學再出發 重慶大學出版社

2014中國最佳科幻作品 人民文學出版社

再生磚 上海人民出版社

最佳引進圖書獎

火星救援 譯林出版社

6號泵 四川科學技術出版社

雷·布拉德伯里短篇自選集(第1-2卷)新星出版社

拉美科幻文學史 百花文藝出版社

《星球大戰》里的科學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最佳少兒圖書獎

星隕3:沙漠的狼與公主 周敬之

憤怒的飛鳥系列(5冊) 陸楊

真人 王晉康

溶洞驚魂 鄭軍

你眼中的星光 馬傳思

年度新秀獎

王侃瑜

胡紹晏

索何夫

念語

灰狐

最佳評論獎

晚清與民國科幻小說中“未來中國”形象之比較 任冬梅

太空科幻IP的影視改編談——《火星救援》小說為什么能被成功改編 鄭軍

凡爾納的中國旅途 李廣益

古怪的新世界:晚清科幻小說中的奇異時空 飛氘

關于《星球大戰》那些事兒 西夏

最佳編輯獎

超俠

成全

糖匪

拉茲

李雷

最佳科幻社團獎

科幻蘋果核

501軍團

科幻文匯

我的三體制作組

四川大學科幻協會

最佳美術作品獎

《基里尼亞加》封面 郭建

《銀河之心3-逐影追光》封面 趙恩哲

《天父地母》封面 劉軍威

《天年》封面 王云飛

《吹笛者與開膛手》封面 付詩意 孫十七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手机三人打的麻将app 新11选5 福建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pk10 足球北单比分玩法规则 天津体彩11选五精准计划 竟彩 快3 20选5 山西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