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蔡徐坤 | 時間知道走過多遠的路

在眼下這個名利的洪流呼嘯疾行,觀眾們慣會喜歡得突如其來又遺忘得悄無聲息的特別時代里, 創造了“2018奇跡”的蔡徐坤清醒地審視著自己這場傳奇般的命運轉折:聽該聽的, 做想做的,走過的彎路不后悔,該付代價時不后退。“被看見”之前,到底走了多遠的長路,遇見過怎樣的艱難,他知道,時間也知道。

蔡徐坤 | 時間知道走過多遠的路

蔡徐坤

自我決斷大過他人勸服

人來人往的影棚中,繁忙有序仍免不了有些嘈雜的環境里,蔡徐坤表現得太不像一個1998 年出生,今年才剛剛滿20 歲的95 后男孩。認真、細致、對自己有點兒苛刻—這是工作狀態下蔡徐坤給人的第一觀感。“我看一看”,“這樣會不會好一點”,“再來一組吧”,“這件高領會不會顯得脖子很短”,從搭配換裝開始,蔡徐坤就不是一個老老實實坐在化妝間里等待時裝編輯直接把衣服拿進去的“甩手掌柜”類型。他特別認真地去看遞來的每一套衣服,自己如果有什么想法,就第一時間提出來。

光影切換,新一組片子里蔡徐坤身著一襲原本艷麗濃郁的玫紅色西裝出現,這抹郁色卻在置景里暖色系的燈光下變成了一種高級的、暖暖的類似西瓜紅般的色澤。四周燈光暗下,唯獨留下拱門里,暖色光影中,倚著沙發靜靜等待的少年美好的側影和身上西裝勾勒出的修長身形。一種清清淺淺,卻放肆蔓延的浪漫與曖昧在空氣中不斷被醞釀揮發,前一組片子里那個尚還清清冷冷的男生,到了這里卻迅速變成了你經歷過無邊黑暗、艱難長路后,在路的盡頭,幸福的暖光里,背靠山河歲月向你伸出手的Mr.Right :極致的溫暖和浪漫,極度的可靠和安全。

蔡徐坤 | 時間知道走過多遠的路

蔡徐坤

剛拿到這套拍攝要用的玫紅色西服時,蔡徐坤第一反應是:“再搭一搭吧。”這是整場拍攝里他最孩子氣的時刻。他站在那套西裝前小聲嘟囔“我不想穿粉色,我沒辦法接受那樣的自己”,從眉梢到嘴角,每一處毛孔里都寫著拒絕。他繞著掛滿時裝的龍門架轉了好幾圈,在各異服裝里挑出了一件黑色底色、布滿亮色裝飾的西服,眼睛瞬間被點亮:“這個呢?我覺得這個就很不錯。”他實在有自己的想法,眼光也著實不錯,就這樣,他選的衣服成了拍攝備選之一。但在主編、攝影師不懈地對他進行去試一試初定的玫紅色西裝“就當個新嘗試,你要穿一穿才知道是不是就真的完全不適合”的勸說中,他還是很爽快地表示自己愿意先換一下、拍一下、試一下—他不怕嘗試新風格,只要自己覺得真的是適合自己的。

拍完這組關于“玫紅色的大膽嘗試”,蔡徐坤蹲在屏幕前看著攝影師選片,“在這個燈光下拍攝,我會覺得這件衣服是OK 的。”黑色門洞剪影里,一個暖紅色少年靜靜站立。“這組片子就不要調成黑白的了吧,黑白就失去了它原本要表現的意義。”有堅持但不執拗,有想法而很謙遜,蔡徐坤的成熟懂事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他的專業和認真又讓人突然對他有了新認知。拍攝結束,面對大家關于“為什么開始那么抗拒那件玫紅色套裝,最后卻又愿意去嘗試”的好奇,這個男孩子只是很肯定地說:“我不是被說服了,我是自己認同了。”他說他并不怕在拍攝中做什么大膽的嘗試,只要他覺得合適。知道自己要什么,才是這個“有想法”的年輕人所有想法的來路和歸處。

蔡徐坤 | 時間知道走過多遠的路

蔡徐坤

哪有資格和時間去驕傲

“還好啦,我都習慣了,最多的時候一天要拍八九套衣服。”說這句話時,他前夜剛登臺表演,此刻又剛結束一整天的拍攝,馬上又即將趕飛機去參加新一天的NINE PERCENT 組合團隊活動。

“習慣了”三個字輕描淡寫,背后卻是組合11月20 日剛發的新專輯正在打歌,自己的單曲創作也一刻未停,年底無數慶典活動早已經排隊等待,還有“春晚”、巡演等活動要全力以赴的壓力。這個2018年4 月開始才算徹底“紅了”的少年,還在2018 年的第16 屆芭莎明星慈善夜上一舉捐贈60 萬元支持“芭莎·課后一小時”項目,并在慈善夜開場表演—他的壓力他自己妥帖收起,讓你看見的,都是永遠的正向力量與年輕的積極。我們似乎沒在任何地方聽過蔡徐坤喊累,即使看完他的行程單,任誰也會覺得他實在太有喊累的資格。

2018 年,對蔡徐坤,乃至對中國的整個粉絲經濟、流量時代、年輕偶像分流來說,都是太重要的一年。即使蔡徐坤已經為這一年準備了太久,即使他原本就有著一部分堅持的忠實粉絲,可在中國更大比例的觀眾和網友心里,蔡徐坤還是那個“一夜成名”的典型。上半年的一檔《偶像練習生》,讓這個一出場就帶著原創音樂和高辨識度的造型問鼎熱搜的少年從第一期到最后一期穩坐C 位不動搖,節目結束更是瞬時流量大爆發,紅到一發不可收拾—整個2018年下半年,受到高奢品牌、廣告商接連青睞,他迅速占領各大刊封面,年底更是在各種重量級雜志、品牌、時尚和慶典活動上都占據著相當重要的位置。毫不夸張地說,2018 年,一定意義上,就是“蔡徐坤年”:紅極一時是他,被爭議非議層層包裹是他,熱搜是他,話題是他,無數熱點新聞頭條謠言里都有他。

在蔡徐坤看來,“2018 年也是太神奇的一年”,是他跟所有陪他一路走來的粉絲“共同打下江山”的一年,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的一年。少小登臺,唱歌跳舞,海外漂泊,參加過比賽,也曾經沒有工作,曾經沉寂,也孤注一擲、奮力一搏過。蔡徐坤并不覺得自己算是什么“年少成名”,他說:“在我心里,年少其實不是由年齡界定的,更多的是一種心理的強悍程度。我真正年少時還沒成名,成名時我的心其實早就不年少。”說這番話時他字句清晰且緩慢。“我知道,我的心里住了一個老靈魂。”

剛剛20 歲的蔡徐坤活得清醒。當名利、人氣一夜之間如潰堤洪峰席卷過他的生活時,他會特別認真地告訴你,他太知道一個練習生從訓練、沉淀,到“被看到”究竟要走多少蜿蜒曲折的路。所以“打從站上這個舞臺,我就沒打算要下來”,一夜之間,想要的機遇和資源似乎都瞬間蜂擁而至—“當夢想突然都變成現實,想要的事情都瞬間可以做到,你要怎樣才能保證自己不會膨脹驕傲?”

“你能做到是能做到,但你得做好啊。”蔡徐坤笑著回答這句話,眉宇之間是理所當然式的篤定和平靜。“你哪有資格驕傲,哪有時間驕傲。你驕傲的時間人家在加緊練習,一晃就把你比下去了。”說著,他又搖搖頭,重復著“沒有時間驕傲的,練習的時間都還不夠呢”。

蔡徐坤 | 時間知道走過多遠的路

蔡徐坤

的確,蔡徐坤的時間像被裝進了哆啦A 夢的口袋,被無限地塞滿延長:他要同時兼顧自己的發展和組合活動,他又較真兒且較勁兒。每一場活動,只要可以有機會“舞臺的舞美我一般都會自己盯,Dancer 和LED什么的我也都盡量自己審”。他對自己每一支作品,每一次舞臺表現都抱著120 分的專注,他說他沒什么別的愛好,唯一從小到大都想要的就是“做音樂”,就是“站在舞臺上”。只有提到舞臺時,蔡徐坤才會突然從一個“老靈魂”變成一個星眸璀璨的小孩子。“我第一次站上舞臺,就覺得原來真的有什么會讓你感到,你跟別人不一樣。就像有人做數學題時跟別人不一樣;有人織毛衣時跟人不一樣,我也希望自己有個什么時候跟別人不一樣。”他羞澀地偏了偏頭,“舞臺就是那個讓我覺得永遠有熱情,有能力,讓我覺得享受的地方。”

“如果可以,我到四十歲也還想站在臺前唱歌跳舞。”蔡徐坤頓了頓,認真地補充:“我是真的喜歡。”

在專注對待自己的個人發展的同時,他更是一直把跟組合成員在一起的所有時間和目標都放在心上。

“在組合里的所有時間和經歷,教會我不斷變成一個更負責也更有擔當的人。”作為隊長,他帶著大家一起練習,一起活動;在經歷輿論颶風時,他也跟大家一起分擔。“我會告訴在那些爭議里覺得受傷的年紀比較小的隊員:你要學會選擇性地聽別人說的話,他如果說對了,你就好好改正;如果說得不對,你就要學會過濾聽到的話—虛心接受,嚴肅判斷。”

聽蔡徐坤講“年紀比較小的隊員”其實是有點奇妙的事情,明明他也才20 歲,但卻讓人恍然覺得自己是在跟一個相當成熟也見過復雜世事的大人對話。作為爆發式贊美追捧與抨擊非議的共同中心,每個人都想知道,他是怎樣消解那些網絡上數量龐大的負能量,又有沒有想過,去努力告訴那些攻擊他的人:你們并不了解他,他從來不是你們以為的那個樣子。

“我不用讓大家知道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了解你的人自然了解你,不想了解你的人怎樣都不會想去聽你說話,就像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他更愿意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他的原創音樂和他的粉絲身上—“最讓我覺得幸福的時候,是我在臺上看到他們。他們持之以恒的支持,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永遠有特別堅實的后盾。”比起去努力扭轉世人的某些既定刻板印象,他更想要的是好好做自己,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人總要為自己喜歡的東西付出些什么,我一開始就做好了準備。”想待在舞臺上,待在鎂光燈下,有些東西就是該受的,受得住就往前走,受不住就停下,總歸是自己選擇的路,受點兒傷,摔一跤都太正常,沒什么可后悔。

“時間會證明一切的。”每個人都曾有過年少血氣翻涌的意難平吧?都曾向這個世界要求過體貼和善意吧?但你走過越遠的路,攀過越險峻的峭壁懸崖,經歷過越多的人情冷暖,你才知道,真正的火山,所有沸騰激昂都藏在內里,你要先給自己足夠的底氣,才會擁有面對非議、贊譽、人生、未來的足夠勇氣。

蔡徐坤自己給了自己底氣,也努力攢了自己的實力,所以他有勇氣,他不畏懼。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牌九玩法图解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 投注单打印助手 旧版捕鱼达人没有了吗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96 365娱乐登录网址 捕鱼游戏王千炮版官网 河北快3预测一定牛 现在写小说传网上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