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劉昊然 | 悠哉的旁觀者

“Why so serious? (為什么這么嚴肅)”《蝙蝠俠:黑暗騎士》 中小丑的這句話是劉昊然最喜歡的一句臺詞。講究與有志,兩種命題在他身上都在好玩這個終點線之處相遇。在男孩子的世界里,規則和成功都是老生常談,有趣才是正義。即使被更多的目光注視著,他也要行使自己的年輕特權,在好奇心的驅動下,去挑戰,去嘗試,去開辟出新的世界,制定自己的規則。

劉昊然 | 悠哉的旁觀者

劉昊然

隔著一片水。水的對岸每隔三米之遙就扎著一個垂釣的人,從正午到傍晚,每個小傘下的一切幾乎紋絲不動,像是琥珀。岸的這邊,劉昊然在短短幾個小時里,饒有興趣地蕩悠了秋千,躺上了吊床,逗了會兒狗,又躥上了大樹,還整個人跑到河里摸了摸魚。在急促的蟬鳴聲中,他旋風式完成了探險,又開著自己的小車駛進小徑,離開了這片“琥珀”。

劉昊然 | 悠哉的旁觀者

劉昊然

在未知領域滯留

未知領域,這是劉昊然喜歡的東西。

他用最近喜歡玩的游戲《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做例子—在被稱為海拉魯大陸的世界里,沒有邊界,也沒有指南,你可以為自己劃定一個圈,在新世界里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在海拉魯大陸,屬于劉昊然的生存法則是這樣的:先將所有的游戲地圖都打開,再去挨個闖一闖,看看每個角落里藏著什么未知的東西。“必須這樣”,他說。

志氣,在他的體系中,并不是那種記載在機場暢銷書上推動速成的成功之路,他更希望它是成人世界里的起點,花大把的時間將所有的未知領域探索一遍,再去決定自己到底要駐足在哪里。至于熱血的目標,先讓步于當下撒網式的生活體驗。

這種無畏的選擇,被他稱為年輕的特權,“ 年輕是有許多特權的,你可以挑戰,你可以失手,你可以不成熟。因為你本身就不該是一個成熟的人。”

來到北京,初次拍戲,考表演系,這一切就是因為行使了一個草率特權而發生的。初中的時候,他去北京舞蹈學院附屬中學讀書。到達之后,發現自己站在西五環開外的山里,周圍盡是破舊的紅磚瓦房,一個和想象中的北京完全不同的環境。“我要回去”,簽完了退學申請書,他從教學樓走出來,看到籃球場上有一群人在打籃球,他被吸引住了,“加我一個”,打了一上午籃球,忘記了自己想走的事情。

“后來就辦了保留學籍,一直留在了北京。”

在之后的故事里,他先是成了《北京愛情故事》里的宋歌,然后在很多個角色之后成了演員劉昊然。

他一直被無數雙眼睛注視著,這不妨礙他任性行使自己的特權,在未知的領域里繼續做“初生牛犢”。他不要一成不變,喜歡在各種新鮮事物里使勁“折騰”,演完了某種類型的角色,就徹底扔掉它,奔赴著去看下一個角色是什么樣子。舒適圈里重復的成功太沒勁了,顯得不夠厲害。

一定要懷揣成為了不起的主角的志向嗎?“并不。”對劉昊然而言,大千世界有趣的靈魂太多了,只琢磨自己有點無聊,“我更想成為那個擁有上帝視角的人,讓自己看得更廣一點。”就像他喜歡的動漫《一拳超人》一樣,“它的主角更像是整個世界和故事的旁觀者,并不是所有的劇情都圍著他發展。我看戲,喜歡看群戲,更愿意看到這個故事是所有人一起完成的。” 在公眾身份下,他又有一股與公眾的悖離感,不想要C位,更愿意當這個世界的旁觀者。

在當下,他不是那么篤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并且覺得這不重要。“我如果清楚地知道這一點,可能就一頭扎進去,朝一個方向使勁努力了,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不停地去嘗試、去探索。”現在,他還在了解劉昊然是一個什么樣的男孩,并且愿意在那個未知領域里悠哉地滯留。

劉昊然 | 悠哉的旁觀者

劉昊然

夾縫里的樂趣

劉昊然的手里總有好玩兒的東西。

接受采訪的時候,他會把手邊咖啡蓋上的凸起按下去又掀起來;拍攝間歇,他開始搗鼓手里的魚線怎么收,讓齒輪轉得嗖嗖響;錄視頻之前花式拋著手里的道具折扇,像在玩街頭籃球;工作結束后又一把舉起現場50斤重的狗狗,興奮地跟它合影。

明明是燥熱之下又一個難捱的周一,他卻能每隔半小時都讓自己樂起來。在玩兒這件事兒上,他太擅長了。數獨、射箭、口琴、羽毛球、棋牌、籃球、攝影,都是他感興趣的領域,說到一半還興沖沖地拿出手機舉到我們面前,“前幾天在國外,我在亞洲最繁忙的十字路口、忠犬八公雕塑下面看到三只小貓,就拍了下來。”

對男孩子而言,玩具的不斷升級也是對生活掌控的體現。幾年前,他總是騎著一輛自行車奔赴各個工作場所;最近駕照考下來,就買了一臺小小的車往更遠的地方駛去,他最近躍躍欲試想去考直升機駕駛證。可以讓劉昊然玩耍的世界越來越大,他也擁有了越來越多的掌控方式。

劉昊然 | 悠哉的旁觀者

劉昊然

寵物也是他小世界里的樂趣之一。上高中的時候,學校在花園橋,附近有北京最大的官園花鳥魚蟲市場,他和班上的同學都開始養一些奇奇怪怪的寵物,蜥蜴、龍貓、鱷魚、蜘蛛和小蛇。“有一天隔壁宿舍的小蛇不小心跑掉了,宿舍里兩個同學就搬走了,說小蛇找到之前絕不回來。其實那條蛇真的很小,而且沒有牙齒!”反正他不怕。

對劉昊然而言,好玩應是生活的常態,他嘗試著在工作的夾縫中去尋找生活里更細微的樂趣。就好像這會兒聊著天的時候,手邊不遠處還放著一臺游戲機,他隨時都有可能切換到另一個世界里去。

還不夠呢,他還在找下一個能夠讓他覺得好玩的東西。“因為工作需要長時間泡在劇組里,突然有了一兩天的假期,我有時會覺得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干嗎。我一直在嘗試,想找到真正能讓我持續性填滿生活的樂趣。”今年,他特別努力地跟公司申請“假期”,他想認真地體驗生活,去實現一個還沒完成的夢想:五年之內跑滿五十個國家。掰著手指算了算,冰島、南非、意大利、西班牙,大概已集齊了20個,似乎沒那么難。

在他的設想中,未來的家里會有一個特別“劉昊然”的角落,里面擺滿了手辦、玩具,和自己在全世界淘來的稀奇古怪的小工藝品。現在這個角落有了雛形,特別得意的成就是自己拼好了一個星球大戰死星樂高,每天坐在那四五個小時,耗時十天,才完成了讓自己驕傲的大工程,“腰都快斷了”。他還惦記著《生活大爆炸》中謝耳朵拼的那款名為10143的星球大戰系列死星樂高,—“可惜絕版了”,在玩兒上,他也有講究。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捕鱼达人5最新版 开奶师赚不赚钱 时时走势图技巧 街头烈战 战狼2马云赚钱 太子pk10五码全天免费计划 稳赚200网赚项目 双色球蓝球开出最多 比分直播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