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凤凰彩票平台安装

張子楓 | 未發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

一年一熟的稻米,味道總要好過一年兩熟的,個中道理十分樸素:美好,總是伴隨等待。一個女孩也是這樣,無法阻擋時間的終結,但可以選擇慢慢長大。一切都會來臨,張子楓并不著急。

張子楓 | 未發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

張子楓

那些年,錯過的校園生活

有時看到一所學校,張子楓幻想自己能翻過墻,進去看一看。她對校園生活的認知、她的青春成長,幾乎都是在電影里完成的。文藝片《你好,之華》里,她以少女之華的身份第一次遞出情書,緊張、卑微又勇敢,有著真切小女兒狀態。

“我上初中以后,在校時間就不多了,拍戲遇到的搭檔都大我很多。之華那種懵懂的情感,我其實不太有,但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一種本能。”從大人的視角看,張子楓不太有青春期。“比如跟父母鬧矛盾,我一直都不太有,但16 歲確實煩惱變多了。

有段時間拍完戲回來,發現女同學開始成群結伴,上早操和課間休息都三三兩兩的,聊著她們的話題,喜歡的偶像,張子楓有點不知該說什么。“我那陣子特別搞笑,對交朋友有錯誤的認知,覺得朋友得找,我得多跟你說話、跟你聊天,然后我們就是朋友了,但是慢慢長大了就會發現交朋友是順其自然的事情。”

張子楓 | 未發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

張子楓

女孩剛剛發育的容易害羞,但張子楓提到自己的那個階段,就會格外感謝自己的媽媽,因為媽媽一直關注著她。帶她買合適的內衣,講成長中關鍵的每一步。媽媽還會告訴她,女孩要認知自己的身體。”

不久前,她還是出門要問媽媽穿什么,逛街問媽媽這件衣服好不好看的小女生,現在她開始有自己的穿衣風格,每拍一部戲,都從人物身上學到另一種搭配方式。有時偏中性,有時喜歡棉、麻的材質。 “之前拍過的一部電影,叫《秘密訪客》,那陣子就盡量選黑白,我會從衣服上思考,貼近角色。最近又喜歡古著類的。”

張子楓 | 未發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

張子楓

小小的圈子,安安靜靜也好

觀眾從銀幕上看著她長大,當年那個站在廢墟上的小女孩,不知不覺長成了少女。 看到從前的電影,不同的時期她會有不同的感受,我覺得那些角色都定格在了屬于她們的特定的時間里,她試著說出這種奇異的感受。

以《唐探》為節點,她感覺之后的自己開始不一樣。青春電影《再見,少年》中,她演一個小鎮少女黎菲,覺得是目前為止和自己狀態最接近的。“這是我能做到最大程度去了解她的角色,比較文靜,話少,但不代表她沒主見;心很善良,有時也會冒出驕傲。有女孩的柔弱,還有擲地有聲的力量。”

拍攝地在云南一座小城市,沒有飛機場和高鐵站,每次坐車去要有一天時間花在路上。當地有一座鐵礦,生活空間不多,甚至有點封閉,電影院很少,沒有什么娛樂。剛去的時候不習慣,后來慢慢發現,在那呆著也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在學校拍戲時聽學生講他們的生活,發現原來在一個小圈子里、安安靜靜的也挺好。

張子楓 | 未發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

張子楓

“附近有一家三元店,擺著一堆沒什么用的、琳瑯滿目的小東西,最大的也就是一個玩偶。各種筆記本、卡子、小擺設,零零碎碎,我還仔細地挑,明知道沒有用就是想買。我有一場戲就是在店里買東西,后來,我自己把最丑的擺設都挑走了。”

只有在這樣的時候,她會想起童年生活的些許片段。“我記性不太好,尤其是小時候。”那天看到朝陽公園有人劃船,她隱約想起一些斷斷續續的記憶,“我在那兒劃過船,在團結湖公園滑過旱冰。想起那個溜冰場的木地板,旁邊似乎有一個臺子,還想起湖中心的船”。

“我只說電影為什么吸引我,那里有屬于它的故事和它的人,然后你去演她,等電影結束,也就只能停留在這。我17歲演的這個角色,是17 歲的我和她共同創造出來的,我18、19、20 了,再演一定是不一樣的感覺。任何一個角色,再演一次,會不會演得跟現在一樣,或者更好?我其實不清楚。”

張子楓 | 未發生的美好 正在路上

張子楓

Q&A:

之前對粉紅絲帶有所了解嗎?

張子楓:會看到雜志拍的照片,也一直知道的它是關于乳腺癌防治的公益活動。說到特別具體的,沒有那么了解,現在慢慢才開始有這個概念。

看到以往的“粉紅絲帶大片”,你有什么感覺?

張子楓:我小時候看,那會兒的審美不太能get 到,包括她們想表達的東西,但現在再看,就有感觸。首先,我還是挺佩服她們,覺得這是需要很大勇氣,并且對自己很有信心;另外,我看到幾組色調是灰和粉的顏色,出來效果給人很安全的感覺。

假設,未來的某一天,你敢嘗試這樣的拍攝嗎?

張子楓:如果是出于公益角度,我覺得我是會OK 的。

聽周圍人談論過乳腺癌的話題嗎?

張子楓:我印象比較深的是,有一位因乳腺癌去世的歌手姚貝娜。知道她很年輕,是一位唱歌很好,聲音很好聽的大姐姐。

剛過18 歲,和大家分享粉紅絲帶的話題,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張子楓:在我青春階段(笑),我也不知道我青春期是什么時候,但確實會有那么一個階段,在小學或初中時,身體剛開始發育的一個階段,會比較害羞,會有點排斥。慢慢大一點了,覺得關注身體、健康,是很正常的一個事情,不覺得有什么不可以聊的。

18 歲了,會特別想要珍惜這一年嗎?

張子楓:特別有趣的一件事是,我過生日時大家以一個特別友好的方式祝福了我,“長大快樂”。如果用的是“恭喜你,終于18 歲了”,我會有一種壓力,但是說長大快樂,我就會覺得比較溫和,比較容易讓人接受。

現在考慮好將來考綜合大學還是藝術院校了嗎?

張子楓:除了拍戲之外,我想找到更多自己喜歡的東西,希望了解得更寬泛,除了廣度,還有深度。現在自己還在想,但我可以打一個比方,小時候一直想多學點東西,這樣子我選擇性更多,比如說我學了游泳,別人問我你會不會游泳,我可以說我不會,也可以說我會,這就是選擇性更多。但不管怎樣,我想表達的東西,我想做的事情,一定離不開藝術的領域。

网络彩票平台哪个好 2018年最新拳王争霸赛 街机奔驰宝马最新版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瘦的最快的方法 手球比赛比分直播 新开棋牌游戏平台 神算子三码中特论坛 奔驰宝马手机版 免费赚钱软件游戏 幸运快三有什么规律